A fi

方应看我老公

『严江』情衷

——你是我的私有物品,谁也不能从我这里带走你


到此为止,我本想还为你再多维持一段时间的假象…那个冷

淡的声音,那道清隽的背影,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在眼前不

断闪现,然而此刻所有的景象都化作了碎片,就连光影都快

要消失,那永远清澈明亮,闪烁着希望,坚定,热情而又带

着少年般天真的眼神,极速地暗淡了下去,我爱上你了,根

本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爱上一个人,原来会让人这么痛苦的

吗?情热来的太快,仿佛命中注定,教人忘记了现实的残酷

,潜在的暗涌,直到事实揭开,虚虚实实的言语宛如一把利

刃,将严峫整个人都贯穿了,他一个人站在原地,默默念着

那个名字,周遭是一片茫茫的雪白,午夜寂静,百转梦回,

都无法让他从恐怖的梦靥中逃离。 


可是你知不知道,就在那天,年轻人向你说出残酷话语之后

,他拼命地想要回首再看你一眼?江停的笑容总带着一丝丝

温柔伤感,他对外人强势冷淡,在你面前,却常常安静到惹

人心疼,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江停那个时候,太想要

抓住生命中的光了,严峫,你知道被烈火灼烧,是多么的痛

吗?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地被恶魔吞噬,却无能为力

的感觉是多么让心破碎吗?我的心已经破碎过一次,我再也

无法忍受你也从我身边消失,我不想你离开我,天知道我在

你家的时候,为你煲汤做饭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啊!我有

等待的人,我可以听他在耳边唠唠叨叨,我看着他英俊的面

容,神采飞扬,满心都是欢喜安然,直到我看见镜子里自己

的脸,是什么时候,开始哭了呢?你快回来好不好?我好想

你…
我好想你,我依然没有办法相信,我们就此成为陌路人。严

峫怔怔地坐在落地窗边,面容憔悴,呼吸都有点不稳。那个

风度翩翩的严队,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他在想

念着江停。月凉如水,远方的年轻人也正推开窗凝望着天边

,心里闪过万般念头,思绪诸多,最后也只剩下了深情不悔

:若是你能依然相信我,这算不算是我最后的一点贪恋和奢

求?我永远爱你……


所谓的残酷,即是将俩个人的心都割碎了,却还要装成什么

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向前行走着,诡云,犯罪,无边的引

诱和罗网,都是共同的谋犯!黑夜肃杀,谁能看到那一点点

的真心?谁又会在意俩个年轻人滚烫的泪水?月色隐藏了秘

密,它还是皎洁美丽,可迷惑人心的不正是这看似动人的月

色吗?偏不要中了魔鬼的计!


你回来吧…
可是,那些死去的人呢…
别管明天了,好吗?
我爱你,严峫,我也想让你成为那个不可超越的胜利者!


忽然所有景象都再一次破碎,整个世界仿佛在不断地变幻,

严峫瞳孔猛然紧缩,有什么东西正映入他的眼帘,那是,那

是真相!不,不对,江停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怎么会离开

我,那些破碎的幻象里,有多少是真实,又有多少是虚假?

我怎么可以舍弃?我怎么可以放弃?我还没有把你抱在我的

怀中,让你能在我这里得到些许安慰……

我还要你带回家,你知道吗?我推开房门的时候,没看见你

坐在那儿等我的时候,是多么绝望,放心,很快了,我很快

就会来接你了,江停!

最深的爱恋,是连猜忌与怀疑都磨灭不了的,这才是命中注

定,宿命纠缠,所谓爱的执念,最深的不就是让所爱之人活

下去,远离痛苦,不再伤痕累累吗?那才是最伟大的爱情。

想象了一下严峫和江停俩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

海边的样子,海风吹过,俩人相视而笑,眼底

皆是温情。严峫会凝望着江停的眼睛,他的身

后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海浪翻腾,彼时只听

见一句句仿佛要刻进灵魂深处的叩问:你会永

远爱我吗?多么孤单又寂寥的话语啊,就像是

一个局外人的喃喃自语,像极了严峫看过的每

一次,江停那一人独处时孤单的感觉,为什么

我总是为他这般心痛?然而严峫只是用手将江

停脸颊边凌乱的发丝轻轻绕到了耳后,忽然轻

声说道:“你的每一根发丝都像珍珠……。”这

真是一句乍听之下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可是

他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了,整个人在此刻像是

迸发出了更加夺人心魂的魅力,也对,严峫就

是照耀自己的太阳,江停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

,他为了寻求光明,不得不一直扎根在黑暗里

,命运给予了他最惨烈的重创,他却没有因此

沉沦炼狱,谁能想象他是如何渡过黑暗,用残

留的气息抓住那一抹命中怎么样也舍弃不了的颜色的呢?


严峫,从第一次看见你开始,我就知道,你是

我喜欢的人。第一次看见你,遇见了你桀骜不

驯的眼神,在我苍白无依的生命里,从来没有

那般震颤过,我知道,后来的一生烈焰,不过

是最初一瞥就种下的情根…

『严江·严峫单视角』痴心

一开始严峫从不认为自己对江停太过于靠近,也不觉得江停

会厌烦他,因为他一向很有自信,从那个多年前他们第一次

相遇的眼神开始,从江停以陆成江的名字出现在他的面前开

始,他觉得他们的相处是非常自然的,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还记得第一起冻尸案发生时对江停就有了这种不能确定

的错觉,事实证明,那个在他记忆深处时不时若隐若现的背

影,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后来他们相处得久了,严峫忽然就产生了一些原本不该属于

他的顾虑,江停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当我每天主动在

他身边宣告所有权的时候他有什么感受呢?江停好像一直都

是那么温和淡然,隐忍又不说。严峫带着这些思绪没有闭眼

,房间里是一片黑暗,他的眼神因此格外清透明亮,慢慢地

,那时刻坚定的眸光里泛上了一丝淡淡的迷惘,为什么突然

多了这些软绵无力的情绪啊?一想到那个人低头不语的样子

,严峫又叹了口气,大概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心动的感觉吧,

所以一旦对一个人动了心,就想一直在他身边念叨个不停,

迫切地想要告诉对方,我有多么在乎你。


喜欢到想了解那个人的一切,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他会不会

害怕一个人,他难过了我该怎么安慰他,他会像我担心他一

样想念着我吗?根本没办法控制这种感觉,如果换作别人,

我还会这样吗?但这样的假设太愚蠢了,我只要他一个。只

要他开心,其他的都不重要。一想到这里,严峫开心地笑了

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这只是我对江停的痴心,我不要逼

他回应我,我只想让他多一点表情,让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露出笑脸,感觉到快乐,而不是那种只有一个人待着时的孤寂。

我只想让江停快乐。严峫注视着手机里面那张趁江停熟睡的

时候拍下的照片,心里又开始涌上了丝丝缕缕不可控制的爱

意,江停睡着的表情真好看,眉目仿佛都是按着自己喜欢的

模样描画出来的,怎么能这样动人呢?他足足看了好几分钟

,才将屏幕关闭,然后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繁星点点,月色温柔,在另外一个场景里,熟睡的男子似乎

正在被什么可怖的东西纠缠着,他秀丽的眉毛皱了几分,眉

心微微蹙起,但即使是这样,也好看得教人不忍去亵渎,像

是终于难以忍受那种要撕裂心扉的感觉,男子猛地从床上惊

起,睁开双眼的瞬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苍白的脸色上看

不出什么情绪,阴影笼罩在他的侧脸上,无边的黑暗仿佛要

将他吞噬。过了一会儿,他的表情不再无动于衷,冷淡的眼

神里也逐渐蔓延开了被灼伤的痕迹,有点脆弱,又有点无可

自拔,他只是流着眼泪低低呼唤着另一个人的名字,呼唤着

那个让他依赖的人。


“严峫……。”



『严江』再相见

我做梦的时候梦见过那个人 但那个人总是背对着我 虚虚实

实教人看不清楚 但是 他的身影却似带上了几分魔力 时不时

地要在我的心底掠过

第一次相见 我只知道那个人有点不愿和自己说话 他很耀眼

也很疏离 虽然在人群中 言笑晏晏 但总归是太淡漠了 什么啊

 难道我很差劲吗 有了几分失落与不甘 我追随着那道清隽的

背影 一直到消失在视线里 这种感觉 是伤心


再相见的时候 再与他相见 他坐在轮椅上 脸色苍白 俊逸纤细

 连眼睫的颤动都分外教人心疼 我不知道怎么的 在听到他的

名字的时候 就念出来那首诗 停云霭霭 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

 平陆成江…多么浪漫的 连相遇都是一首诗 心扉间的情愫暗

涌 在他永远不知晓的时候 已经蔓延

再相见的时候 我就知道我不能拒绝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 我

的不甘 怜惜 抒情的一面 这时候突然都表现出来了 后来的后

来 我知道了 他就是五年前的那个人 我梦见过 失落过 可以

念着他的名字 心中所思 都是美丽 


他的名字 是江停…